首页   >>  资源详情

“全球胜任力”是什么(2)

作者:韦国锋   |  编者:韦国锋   |  发布时间:2021/1/8

前文写到,全球胜任力--Global Competence,虽然是OECD组织的官方正式定义,但实际上,二战结束后的美国就开始走向以“冷战”为基调的全球化进程。全球胜任力,首先是在全球化经济、社会、政治、军事等“应用领域”成为一个通用的概念,我们这里要讨论的,是教育“语境”中的全球胜任力(培养)。

前文带着明显的批判性。但,这在专业研究中,是一种风险性很强的风格--虽然批判也是一种专业研究行为方式。(所以)前文的观点依然有效。


“全球胜任力”是什么?(也有人翻译为全球素养)

OECD的教育与技能司主导的研究,在2017年提出了“全球胜任力”的定义如下:

Global competence is a multidimensional capacity. Globally competent individuals can examine local, global and intercultural issues, understand and appreciate different perspectives and world views, interact successfully and respectfully with others, and take responsible action toward sustainability and collective well-being.

(全球胜任力是一种复合能力。(具备)全球胜任力的人能够审视本土的、全球的和跨文化的问题,能够理解和赏识不同的视角和世界观,能够有效进行人际交往并尊重他人,能够采取可持续的、有益于团队的行动。)

这以上的“定义”内涵中,可以理解这种“复合能力”--包含了多个层面(子)能力的能力,具有“普遍性”、“基础性”、“素养性”的意涵,或者说是全球化环境下人的生存发展的基本能力(之一)。

1.问题认知能力

首先,在思想观念或者认知行为层面上,具有全球胜任力的人,应该是从“不同的”、多个视角、多个语境去审视、认识、理解或认同问题,这是一种包容的观点。但是,包容性(inclusion)不是“全球胜任力”所独有的能力属性。在中国的语境下,以包容性的视角看问题和理解事实,带有某种程度上的“佛性”:每个问题都有其自身的因果关系,这是问题存在、发展和变化的主因(内因),而问题之外的人或事物,则可能是问题的外因。如果以问题之外的人的观念去判断问题之内的因果关系,这显然是不合理的。从认知层面上看,包容性就是多样性(diversity),就是“存异”。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的“标准化教育”,特别是“标准化考试”(中国和美国的中小学是最典型的),与这种包容性、多样性的存异的认知能力,可能是矛盾的。

如果“问题”是确定(唯一)的,那么,“答案”很可能是唯一的,特别是在“问题解决”指向下,答案必须是唯一的,才能符合问题解决的效率或效益要求。但是,在教育上,存异的认知视角是针对“问题”,而不是针对“答案”: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发现问题比解决问题(对学生发展来说)更重要”的缘由。

这就是多视角下的问题发现和问题分析。

2.人际关系能力

构成社会的主导元素是人,社会活动以人的活动为主体。人际关系的(处理)能力有两个不应隔离的要素:成功与尊重。不择手段地在人际关系处于优势地位或者甚至战胜(降服)对方,也是一种成功,但是,这种成功恐怕不能说是正常的成功,而是在人际关系中尊重对方(哪怕是对手),或者说尊重是人际关系建立的人性基础。人与人的关系是这样,文化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更必须是这样,需要相互尊重的基础。

3.可持续多方利益行动能力

这个定义的第三个层面,是关于全球胜任力的“终结性”含义。人的行动,应该具有可持续性,就是为了长远、长期的利益,而且,但更重要的是为谋求多方利益--collective ,我的理解是“多方的”,不是“一个人”、“一个团队”,而是多个人、多方。也可以说,这是全球胜任力的“价值取向”。

基于以上的理解,“全球胜任力”的提出者(OECD的立场是全球化或国际化)从其自身的立场或视角,对当今世界教育提出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教育主张。 在能力立意上,“全球胜任力”具有显著的行动性,就是说可以付诸行动的,可以操作,可以观察,甚至可以测评的。但,这只是“一种”能力,远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所应具备的综合素养能力。


讨论和研究“全球胜任力”的意义何在?

首先,中国教育是开放的。今天的我们不是“关门办学”,也不能“闭门造车”,开放的教育,就是要“面向世界”,接纳世界的教育信息。这也是“全球胜任力”的第一层含义。

其次,吸纳世界教育新知识新方法,可以拓展、丰富和改进我们的教育视野。中国教育有自身的文化传统和话语习惯,传统和习惯并非绝对的“好/坏”,传统和习惯是渐成的,是一个历史过程,期间需要不断吸收新的营养,不断转化增强自身,不断创新生成新的传统和习惯。

第三,中国教育的话语权需要全球化增强,文化自信,不是“夜郎自大”,批判也不是简单的摈弃或否定,而是有所对照、有所比较、有所选择,最终完善和增强中国教育的话语体系。


评论区(0)

  • 暂无内容
  • 回 复 ×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忘记密码?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登 录

    注意事项:为保证每个账号的唯一使用权,一个账号不能在多个移动设备或浏览器中登录,敬请知晓!

    请输入手机号!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获取验证码

    输入获取到的验证码!

    忘记密码?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登 录

    注意事项:为保证每个账号的唯一使用权,一个账号不能在多个移动设备或浏览器中登录,敬请知晓!

    输入有误,请重新输入!

    新密码(密码由6-12位字母、数字及特殊符号组成,区分大小写)

    请再次输入新密码!

    确认修改

    立即登录账号已存在?

    注意事项:为保证每个账号的唯一使用权,一个账号不能在多个移动设备或浏览器中登录,敬请知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