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源详情

“全球胜任力”是什么(3)

作者:韦国锋   |  编者:韦国锋   |  发布时间:2021/1/8

谈到“全球胜任力”,就必须首先理解“全球(化)”这个概念。

全球化是一个历史发展过程,从第一波全球化(1800-1914)是西方世界的全球扩张百年,两次世界大战特别是第二世界大战之后,世界新秩序逐渐建立,但是,全球化仍然是西方国家主导、“两个超级大国”竞争驱动的政治经济军事格局。对于“资本主义”来说,利益始终是首位的,其它都是获得更大利益、保持利益优势的手段。

对于现实的我们来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通过改革开放,我们逐渐参与到开放但竞争激烈的全球化发展格局中。我们当然也是得利者。

关键就在于“取之有道”:合作之道,竞争之道。在我们的“文化”里,“合作”重于“竞争”,我们甚至不敢理直气壮地说“竞争”,生怕惹了别人不高兴,没有“底气”,更缺“自信”。

“全球胜任力”,我更愿意讨论“全球素养”,是一个人成长为社会有用的“建设者”或“接班人”所应该养成的基本素质之一。从教育学视角看,全球素养首先是一种“世界知识”储备,认识到我们脚下不止一村一镇一县一省一国,而是整个地球的“方寸之地”,全球知识会将我们的“眼界”张开,看到我们生存的星球甚至地球之外的种种事实的存在。

      其次是“全球技能”(global skills),不仅仅是具体的操作技能,更是全球背景下的问题处理策略和方法。这种“技能”是复合型,即:既有“国内”适用的,又有“全球”适用的,而不是“单一”的方法技能。

第三是“全球价值”--也是全球化价值和价值全球化的综合体。前者,我们需要吸收、借鉴、转化应用全球化的价值观,所谓“洋为中用”,后者,我们需要将中国的价值观传播、影响、转化为全球化的价值观。“讲好中国故事”,为什么?其中很重要的(我认为)就是“中国价值”(中国的抗疫故事讲的就是中国文化里的“人民第一”、“生命为首”),但这不是简单的“价值观输出”,而是中国价值的“全球发声”,让别人能听得懂。至于是否得到认同,那是不应强求的。

价值观教育,是全球价值的核心,更是教育的核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有其“狭义上”的规定性和特殊性,也应有“广义上”的全球性和普适性,在其属性上,不应是自我封闭的。

第四是“全球能力”,是参与现实的全球化活动(经济、政治、教育、军事、科技等等领域)中表现出的胜任能力。这是全球素养的外在表现形式。这就回到本话题最初的定义上了:语言能力,理解能力,问题解决能力。
语言能力,不仅仅是“外语能力”。在处理“全球事务”中,你可能使用的是本国语言,也可能是外国语言,但是,无论哪种语言,语言的听说读写能力都是基本的要求。而理解,也不仅仅是语言或文本上甚至知识上的理解,更多的是跨国(全球)文化理解;问题解决能力则是更复杂的综合的行为技能,能够成功解决问题的理想状态是达到“双赢”的目标,而不是“你输我赢”的结果。这方面的经典教材可能是《三国演义》。


评论区(0)

  • 暂无内容
  • 回 复 ×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忘记密码?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登 录

    注意事项:为保证每个账号的唯一使用权,一个账号不能在多个移动设备或浏览器中登录,敬请知晓!

    请输入手机号!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获取验证码

    输入获取到的验证码!

    忘记密码?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登 录

    注意事项:为保证每个账号的唯一使用权,一个账号不能在多个移动设备或浏览器中登录,敬请知晓!

    输入有误,请重新输入!

    新密码(密码由6-12位字母、数字及特殊符号组成,区分大小写)

    请再次输入新密码!

    确认修改

    立即登录账号已存在?

    注意事项:为保证每个账号的唯一使用权,一个账号不能在多个移动设备或浏览器中登录,敬请知晓!

    ×